太太您真好

坤盖 非常坚定

—- _ —-

与你相望 (贝盖)(一发完)

疯狂哭泣

大蜜蜂不填坑:


这篇文里没有科学,只是听歌写的脑洞。


死亡其实不可怕,说不定你会在别的地方重生。


与一个人在宇宙相望。


skr!


(感谢程剑桥和王昊的客串)






与你相望 (一发完)







宇宙很大很大,大到无法估计。穿梭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抬头看到的是点点星光。



历史的发展无法操控,就像人类的毁灭,人类自己却无法拯救自己。千疮百孔的地表之下,是陷入沼泽地的贪婪和无休止攀登的物欲。



现在蓝色的星球,只有淹没地表的海水和隐约露出的工业残渣。依然有阳光照射,但温暖不了土壤,光合作用也变成了肖想。



跨过众多星云,跨过众多星系,有一片未知的宇宙空地。



那里有两个小小的星球,上面住着两个小人。



星球很特殊,上面笼罩着淡淡的屏障,无法越出,无法逃脱,里面有充足的氧气,是护身符也是束缚的工具。



小人的生命与星球想连,星球如果毁灭,屏障会消失,你会窒息而死,水分流干,化作宇宙垃圾,流往星河或者坠入黑洞,飘散在浩瀚的宇宙中。



这两个星球我们暂且把他称为“兔子”星球和“疯狗”星球。



“兔子”星球与“疯狗”星球之间原本隔着两个其他的星球。



其中一个星球里的小人想冲出去,一次又一次的努力,最后脑袋用力磕在看起来若有若无的屏障上,死掉了,和他的星球。



另外一个星球上的小人在他们出现之前就已经在这里很久了,有一天躺在地上,在他们面前慢慢幻化成晶莹的颗粒,四散而去,与他的星球消失了。



璀璨星河,聚集的萤火之光,是谁的灵魂?



周延跟李京泽第一次对话,就是在那两人飘散之后。他们之间没有介质了,漂浮在各自旁边。



李京泽按耐不住寂寞,率先开口询问。



其实他看旁边这个人很久了,因为这人经常蹲在满是石渣的地上歪着嘴,脑袋来回晃。



用李京泽长满脏辫的脑袋想,这人应该是癫痫发作了。



“你...经常发病?”



“你才有病,滚!!!”



“跟贝爸好好说话!!!”



李京泽是个暴脾气,在这个鬼地方好不容易关心人,还被骂,有些生气。



对面的那人歪着嘴站起来,脸上也都是怒意。



“还贝爸?老子是你gai爷!”



这人拍着自己的胸膛,瘦小的身板压不住社会的气息。



李京泽想冲上去干架,无奈屏障挡着只能气的与那人干瞪眼,那人还皮干的朝他竖了个中指。



“要是在地球,你早就被我打死了!”



“呸,宝批龙!滚!”



这人不想再理李京泽,背过身去摇头晃脑了。嘴里哼着歌,好像为了气李京泽唱的声音的特别大,响彻宇宙边界中这块儿小地方。



李京泽本来想搬几个自己星球里的巨大石块儿拳打脚踢泄愤,却听到了很有感觉的hook。



日妈,同行?!



“你他妈会唱嘻哈?!”



“老子他妈是玩嘻哈的,孙子!”



有人敢叫我贝爸孙子?!!你玩嘻哈的在贝爷面前这么狂?!



“你要是牛逼,咱俩battle一下。”



“输了别在你gai爷面前哭!!!”



这人站起来,仰着头,歪着嘴,双手张开牛逼哄哄。



这他妈是要以天为盖,以地为炉,以宇宙为舞台,来一场星际battle吗?!!!



我觉得能行。



以嘴巴当武器,贝爷略施拳脚,赢得理所当然。



“还不给你贝爸跪下?!嗯?!”



如果现在有烟,李京泽可能已经给自己点上一根嚣张的抽着,一嘴烟吐到对面那人的歪嘴上。



“日尼玛...日你娘...日的你祖宗翻院墙...”



“什么?!把你批嘴的声音大一点!!!”



“...”



这人刚刚领教了李京泽的嘴上功夫,怂的闭了嘴。只是眼神里有些不甘,瞪着李京泽不说话。



李京泽被他这样子逗笑了,咧着嘴有点开心。



寂寞了这么长时间,终于有人可以对话骂人了。



“喂,你怎么来到这里的?”



“...我不知道,我只记得我死了。”



这人也不唱了,坐到他的星球上望着太阳的方向。



“你怎么死的?我记得我当时跟我伙计吃饭,楼塌了,再次睁眼的时候就来到这儿了。”



“我...我好像在北京...唱live,舞台陷入到了地下,我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

“跟歌迷在一起,不错。”



“...”



这人被李京泽这么一说,嘴竟然扁了起来眼睛泛红,悲伤的情绪如同摇晃了半天的香槟,打开瓶盖,“砰”的一声。



“你别哭啊...”



李京泽懵了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就站起来趴到屏障处,朝着这人的方向拍打,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



“求求你别哭了...我没别的意思...”



“我总...感觉...他们是被我...被我害得...”



“你是不是傻逼啊...跟你有个毛线关系...”



李京泽被这人的脑回路刺激的有些无语,觉得这人有毛病,又不能不管,这么大的宇宙就这么一个人,有种无计可施无奈。



他就看着那人说哭就哭,抹着眼泪,抽泣声让他有些心烦,又有些...让人心疼。



这傻逼,难受了很久吧,自责了很久吧。



李京泽叹了口气,朝那个人的方向坐下。



“我叫李京泽,你叫什么?”



“我...我叫周延。”



周延把脸抬起,望着他说。吸着红红的鼻子有些可爱,刚刚社会大哥的样子消失不见,只有浓浓的委屈。



李京泽看着他,白皙俊郎的面容笑意浮现,张口安慰的的语气中带了几丝调笑。



“周延,你哭的真丑。”



“滚...”



他就这么看他哭着,凝望着,将自己孤寂很久的心慢慢打开,仿佛终于寻找到安慰和寄托。






宇宙不分白天黑夜,两个人也不知道相处了多长时间。不过睁开眼就是对面的人,不熟也难。



“李京泽,太阳里面在爆炸!”



“哦呦呦,我艹,真的。”



两个人的星球今天飘的很近,虽然无法完全控制星球,但是可以调整一下方向。他们望着面前很大很圆很红的太阳,唠起了嗑。



“西安的夏天可热了,气温可以达到45度,空调是用来救命的。”



“重庆也很热,虽然没你们夸张。”



“不过现在也感觉不到热了,眼前的这些景象真的很神奇。”



“你再看看那边。”



周延用手指了指被一圈铁轨围着的星球。



“土星?!”



“对啊,真漂亮。”



“真想在那圆环环上面走走路。”



“哈哈哈,我还想在水星里面游泳呢。”



“水星里面没有水,你怎么这么没文化?!”



“谁没文化?!你说谁没文化?!”



“你可以没有知识,但是你不能没有常识。”



“滚滚滚!!!”



周延不知道第几次被李京泽弄生气了,转过身负气的不理他,躺在了星球的地上假装睡觉。



李京泽也不在激他,就望着这些星球。少年背朝地,手放在后脑勺垫着,也默默不语了。



“周延...你有什么牵挂嘛...”



“...”



周延把头埋在胳膊里,过了良久后才回答。



“我想我爸妈...想我兄弟了...”



“我也是啊...”



李京泽看着上方亮着的无数个星星,眼里有了层薄雾。



“我跟我一个兄弟...有些误解还没有解开...”



“只是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

周延把身子转了过来,头往李京泽这边耷拉着。



“失去了,才懂得珍惜吗?”



“...也许吧。”



李京泽的犬牙扎进他自己的下嘴唇,咬的有些红。



“我还好,只是我以前太任性了,太傻了,老让兄弟们担心。”



“也没有机会再说谢谢了。”



两个人不知不觉开始谈起了心,彼此叙述着在地球上的过往,聊起从幼儿园到现在干过的蠢事,嘻嘻哈哈讲了半天。



“你看!星云!!!”



周延指着头顶,朝李京泽兴奋的大吼。



“额贼,真的!”



李京泽直起了腰,看着眼前神奇的景象。



“真的特别...”



李京泽欣喜指着望向周延,却看到周延嘴张的大大的,呆呆的坐在他小小的星球上,星云印在他的眼睛里,会聚成极美的光景



李京泽对着周延楞起了神。



星云滑过,周延看着星云,李京泽看着周延,互相静止着,任意时间流逝。








不知道哪天,周延说他做菜很厉害,李京泽不相信。周延指着远方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地球,那个蓝色的星体骄傲的说,



“我做菜可真的是很好吃,尤其是我做的西红柿炒鸡蛋。”



“哦。”



“真的真的!你别不相信!”



“呵。”



“我兄弟程剑桥吃过我做的饭,他觉得不错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你看看那个星球!比如说那个星球是西红柿,”



周延急了,张牙舞爪让李京泽抬头看,李京泽笑着抬头,果真看到一个很像西红柿的星球。



“你再看看那个星球,那个星球是鸡蛋!”



李京泽往右边看,那星球确实像鸡蛋。



“西红柿炒鸡蛋你要分开炒,首先...”



“行吧,你有机会给我做。”



李京泽打断了周延的话,望着那两个星球。



“...”



“可以,有机会一定给你做。”



两个人看着“西红柿”,“鸡蛋”星球,又陷入了回忆。



“我和我伙计们通常下馆子,那王昊吃的最多,每天说自己胖也不减肥。”



李京泽喃喃自语着。



“我兄弟的脏辫比你的好看,绿色的,跟拖把一样。”



周延指了指李京泽的脏辫,笑着说。



“你贝爸的脏辫最帅,不接受任何反驳。”



李京泽露着犬牙朝周延晃着脑袋,笑的像个傻孩子。



“你最帅你最帅。”



“你说,他们是不是也跟我们一样?”



“...也许吧,只是这样太寂寞了。”



“寂寞吗?”



周延问。



“之前挺寂寞的。”



“遇见你之后,好多了。”



李京泽回答。



他们一问一答,最后相视一笑。



“我也是。”



周延歪着嘴,脸上有些红晕。








周延有天翘着二郎腿问李京泽,



“每个星球都会有自己的寿命,你怕吗?”



“我不怕。”



李京泽整理着自己的脏辫,直接回答。



“为什么不怕?”



“你不是陪着我嘛?”



周延呵呵一笑。



“你的意思是,要死一起死吗?”



“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

“如果我们死了,是不是可以轮回转世了?”



“怎么,轮回转到畜生道?”



“行嘛,我成兔子,你变疯狗。”



“那我专门吃你,就吃兔子。”



两个人互相怼着对方,一句接一句,笑的不能自已。



“你看那个星球好亮啊。”



还没笑完,周延忽然指着很远很远的一颗星星,朝李京泽兴奋的吼。眼睛亮晶晶的,闪烁着光。



“他没有你的眼睛亮。”



“离这么远,你看的到我的眼睛吗?”



“我能想象得到。”



李京泽朝周延的方向伸出手,仿佛穿越屏障。周延身后是无边的宇宙,透过指缝,周延坐在属于他的星球中央。盘着腿,歪着嘴朝他笑着。



星星彼此挨近布成云,可你是中心。



“如果可以,我想想摸摸你的眼睛。”



我们隔着星球,相望到消亡,再到相忘。



“如果可以,我也想抱抱你。”



有幸有你陪我,真好。






“李京泽!你看!这是什么!!!”



一个宇宙垃圾穿梭进入到周延的屏障里,周延惊讶的跳起捉住,朝李京泽这边兴奋的挥舞叫嚷着。



今天他俩离的比较远,喊着说话,都懒得操作星球。



“为什么这个东西可以进去?!”



李京泽站起来朝周延这边喊,满脸惊奇。



“不知道啊!!!你看你看!你快看!!!”



周延贴着屏障把那个红色的盒子举着,想让李京泽看的更清楚。



“旺旺...旺旺牛奶?!”



“我想喝一口...”



“你给我好好的!好好的!别发神经!”



李京泽有些无语,挥手连忙阻止周延了愚蠢的行为。周延瞪了他一眼,把红色的盒子放到了他的位置旁边。



“为什么这个东西可以进去呢?”



“我也不知道...可能我的屏障出现了问题吧。”



周延挠挠头,把玩着盒子,抠着“旺旺”牛奶上小人的嘴。



“让你笑...嘿嘿嘿。”



周延幼稚的行为让李京泽翻了个白眼。李京泽捋了捋自己的脏辫,戳着自己的犬牙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

“周延,你能把你的手伸出屏障吗?”



李京泽又出声询问。



“嗯...不行。”



周延把手往外伸,被屏障无情的阻隔。他摊了摊手,表示跟原来一样。李京泽舔着自己的犬牙,在自己不大的空间来回走着,没有再问什么了。



周延打了个哈切,抱着那盒子眯着眼躺在了地上。



“boom!!!”



有两个星球相撞了,互相把对方撞击的粉碎。



李京泽眯着眼看着,周延已经把这种事情看的习以为常,坐了起来锤了锤睡麻的腿。



粉碎的石块有很大的冲击力,是肉眼可以感受到的速度。有几个碎碎的石块儿往李京泽这边冲撞过来。



其实李京泽只要简单的操控星球就可以躲过,但是李京泽没有动,停在原地。周延看见了有点摸不着头脑,他觉得李京泽是不是也瞌睡了。



“李京泽?”



李京泽没有理他。



“李京泽,有东西撞过来了。”



李京泽没有理他。



“李京泽!有东西!李京泽!!!”



李京泽回头朝周延笑了一下,犬牙依然戳着嘴,笑意中带着一点决绝。周延心里咯噔了一下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吓得站起来大吼,



“李京泽!!!你冷静!!!”



“李京泽!!!你这条疯狗!!!”



李京泽简单的操控着星球,冲向了那飞速而来的宇宙石块儿。



“李京泽!!!!!”



如果你死了,我怎么办啊。



周延操控着星球想要阻止,可无奈速度太慢,眼睁睁的看着李京泽的星球与石块儿相撞。



他的屏障像玻璃一样,裂痕一点一点,“喀滋喀滋”的碎开,最后崩裂瓦解。氧气没有了,李京泽漂浮在空中,脸上开始涌现了窒息的痛苦,他的星球幻化成闪亮的颗粒,飞散了。



“李京泽!!!!!!”



周延操控的星球向李京泽飞去,朝李京泽伸出手。



李京泽微笑着,也伸出手。



穿过屏障,李京泽的手指仿佛有光,外界东西的进入使得星球有点不安来回晃动,周延站起来,踮起脚尖抓住那逐越来越大的人儿。



胳膊,身子,腿,脸,结界被打开,李京泽向跳入深海,身边有些光晕。



直到李京泽的最后一个发丝越过屏障,他握着周延的手,摔在了周延面前。



在这漫长的孤寂中,突然又回想起在地球上的点点岁月,曾经认为的苦涩绝望,在这一刻都变成美味的蜜饯,想跟你反复咀嚼和回味。



李京泽站起捧着周延的脸,这只丑兔子已经哭的眼睛泛红,沾湿了睫毛打湿了脸颊。下垂的眼角里聚集了水气,亮晶晶的,跟远边的星河有点像。



李京泽呼吸着屏障里的氧气,尽管冲动,但一切来之不易,一切都值得。



李京泽将周延抱入怀中,用手轻轻触碰他装满星辰大海的眼睛。



“周延,我终于摸到你的眼睛了,”



“也终于可以拥抱你了。”



不论还会有多漫长的岁月,不论还会有多么酸涩的寂寞,即便漂流到何处,我们都会在宇宙中彼此依托。





彼此依托。








end

评论

热度(88)

  1. 太太您真好大蜜蜂不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疯狂哭泣